曾經,斯皮爾伯格的《頭號玩家》被譽為寫給游戲迷們的一封情書,也被認為是未來世界最可能的樣式;而到了今天,《失控玩家》已經讓“元宇宙”的概念成為了網絡熱詞。

1992年,美國著名科幻作家Neal Stephenson推出了自己的小說《Snow Crash》(雪崩),書中描繪了一個平行于現實世界的網絡世界,人們可在其中進行真實互動與生活,作家將其命名為“元界”也就是“Metaverse”,原意指“超越宇宙”。

這個天馬行空的想象,可能是一種大膽假設,也有可能是把VR游戲的概念又炒出了新花樣。不過我確實一直有這個疑問:當生活在社交媒體時代的我們總是叩問什么是真實的時候,是否想過,也許虛擬世界也是另一種真實?這幾乎是一個哲學命題,你用什么來判斷當下的生活是“真實的”,而非另一個緯度設置的大型游戲?

那么元宇宙到底是啥?(且不說宇宙的概念實在宏大,再加個“元”字,未來的互聯網時代準備怎么超越?)

簡單來說,元宇宙就是一個讓你脫離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概念,但是你在這個宇宙中遇到的NPC確實是和你當下的真實人生有鏈接的,他們也許是你的朋友、同事甚至和你擦肩而過的路人。而一個真正的元宇宙產品應該具備幾大要素,即身份、朋友、多元化、系統文明、沉浸感的延遲、隨地經濟等。

 

 

01

大家都在追的潮流,到底是什么


一幅純數字畫為何能賣4.5億?

今年三月,佳士得以NFT形式拍賣了加密藝術家Beeple的《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這幅畫是由Beeple從2007年起每天在網上發布的繪畫照片,在湊滿5000張后用NFT加密技術組合到一起生成,最終卻以6936.62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4.5億元)成交。

如果這波操作你看不懂,還有更迷的。在今年的淘寶造物節中亮相的「禿力富虛擬房地產」一經推出就遭瘋搶。這是由設計師黃河山虛構出來的「不禿花園」地產項目,其售賣的是賽博朋克風格的NFT房產,10 棟獨立豪華別墅,300 間豪華公寓瞬間秒空,有很多根本還不清楚 NFT 究竟是什么的消費者也加入了這場“搶房大戰”。

這個買來能干嘛?——我想這是大家最疑惑的問題。按照黃河山的解釋,禿力富的 NFT 房產就像游戲中的道具,借助道具本身的屬性,玩家可開buff獲得額外加持。(他到底在說啥?我的理解就是互聯網版本的《大富翁》游戲)

但實際上,用戶購買的頂多是一件數字藝術品的版權,你可以把這個“房子”打印出來掛在家里,如果藝術家地位上去了,作品自然水漲船高,那么你也算投資了虛擬房產。

當然這其實在本質上滿足的是年輕人買房難的心態,也算一種先鋒藝術,不過是否“虛無”,可能和“元宇宙”這個概念一樣,見仁見智罷了。

重工業之家

其實為NFT提供基礎展示虛擬空間的便是如今的熱門概念——元宇宙。而同屬社交巨頭的Facebook也宣布公司改名為“Meta”(元宇宙metaverse),騰訊、Tik Tok字節跳動等中國的科技巨頭也紛紛宣布布局元宇宙,把未來互聯網發展趨勢的賭注押在構建虛擬現實上。這一波操作頗有你還沒搞懂,資本先沸騰的架勢。

當這個概念正逐漸成為互聯網的新形態,甚至延伸出了更多商業想象的時候,也許并不是玩玩而已。但是這真的是我們在互聯網的下一個十年中能找到的財富密碼還是一場虛幻的資本狂歡呢?

 

 

02

元宇宙怎么玩


 #自定“第二人生”

今年年初,「元宇宙」第一概念股 Roblox 上市,據說在美國,每兩個孩子就有一個在玩這個游戲。但是ROBLOX不僅是游戲,這個平臺最大的特點就是“開放性”——用戶既是玩家,也是創作者,可以在平臺上通過創作獲得收益(Robux虛擬貨幣),也因此留住了大量優秀的游戲創作者。

通過Robux貨幣,玩家又可以在這個平臺上擺攤設計新游戲,而每個玩家在這個平臺上都有個“化身”,大家可以在“攤位”聊天,或者組織開“Party”等,虛擬世界的朋友也可變成現實世界的朋友,就這樣發展出一套不斷循環的生態系統,和之前Switch上大火的《動物森友會》頗有類似。

除了場景更加多元且可以自定義以外,最值得關注的就是Robux這種虛擬貨幣。對于創作者來說,這種虛擬Robux可以換成真實世界的貨幣,也有許多年輕人在這個游戲上每年能賺錢數百萬美元。

不過除此之外,我并未看出這個游戲和其他網絡游戲之間太大的差別以至于可以被稱為“元宇宙”。當然,資本市場想怎么叫都可以,畢竟總要弄出概念股這回事。

 

#沉浸式體驗

在嗅到這波新商機以后,幾乎所有產業都覺得自己要和“元宇宙”沾點邊才算走在時代前沿。

在剛剛開業的北京環球影城中,游客只需戴上眼鏡,便可通過虛擬現實技術穿梭與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還可以在在園區內實現與現實物體的“魔法交互”,這種沉浸式游玩體驗,也被稱為是元宇宙在游戲上的應用場景,不過和幾年前就發展起來的VR難道不一樣嗎?

 

# Metahuman超寫實數字人

2021年雙11,新消費品牌moody 聯合超現實數字人 AYAYI,推出限量產品「星空花語」作為天貓首批數字藏品進入 NFT 數字博物館。AYAYI 是燃麥科技于 2021 年 5 月推出的首個超寫實數字人,在小紅書上收獲粉絲無數。用戶對AYAYI的評價大多為:“實在太好看”,“是否為AI”。緊接著,不同平臺的用戶開始了圍繞AYAYI的作畫、仿妝等二次創作。在呼聲中,AYAYI悄然入駐抖音,“擴圈”路徑持續。

這種超寫實數字人也許是“虛擬偶像”產業的一個苗頭,他們不僅不會“翻車”,而且可控、易傳播,更在某種層面是“二次元”文化的延伸。

麥燃科技負責人表示:“Metahuman是在存在于Metaverse的,我們可以想象在未來,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每個人也都有可能用自己真正的數字人身份翱翔曼妙的元宇宙體驗” 。

不得不說,我瞬間想到了10多年前就流行的“QQ虛擬形象”以及“QQ空間”,只不過隨著技術的發展,變得更加精美以及3D化而已。不過未來這種想象還能拓展到什么層面,目前還不得而知。

不過就目前的現實層面來說,從藝術到房產,甚至是一條語音消息,一切可被數字化的東西皆可進入以NFT為基礎的元宇宙市場。就像此前,Twitter的聯合創始人兼CEO杰克發的第一條推文,最終就以超過29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拜登也在游戲里進行選舉,選民可與之互動,疫情之下學校也在游戲里開畢業典禮等……這些看似新奇的事物都是元宇宙未來可能出現的應用場景,也有不少“專家”聲稱:這種全息沉浸式體驗將讓大家體驗到不一樣的互聯網生活。

扎克伯格這么表達他眼中的元宇宙:你將幾乎可以做到你能想到的任何事情——與朋友和家人聚會、工作、學習、玩耍、購物、創造,并收獲當前對電腦和手機的認知難以想象的全新體驗。

 

 

03

商業新創意or資本泡沫?


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以接近300億美元市值上市,確實直接撬動了資本市場,刺激各大機構、廠商和創業團隊涌入。龐大的概念使得元宇宙成為了吸金池,而看上去更有望成為各商家新的增長點,但是真的這么容易嗎?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扎克伯格的愿景也許不完全是自嗨,就像元宇宙項目重中的虛擬地產。原則上來說,虛擬地產是有數量上限和位置、大小等區別,購買者是有真實所有權的,在購買虛擬土地后,可以在上面建造房屋,展示自己的產品,開展商業和社交活動等,一如現實世界。

不過就在Facebook傳出更名消息的同時,Twitter CEO杰克·多西嘲笑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概念,稱其為“反烏托邦”。

而中信證券研究報告同樣指出:“元宇宙描述的虛擬世界有望為社會帶來娛樂模式、社交模式、社會運轉效率提升、個人價值再發掘等改變,但實現落地尚需要數字基建、終端設備、內容、虛擬貨幣等多方面的持續發展和突破,預計將成為新的長期探索方向!

元宇宙的發展到底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是人類的每一次進步,都是伴隨著文明的升級與技術飛躍,如果這種嘗試帶來的僅僅只是虛擬世界的體驗,那么也許就像網友對元宇宙概念的評價:人類如果不找到自己未來的方向,只能像游戲一樣沒有太多意義。


文章來源于網絡,侵刪